第五人格直播视频:九州縹緲錄劇情介紹

43-48集

第五人格监管实力排名 www.gkhxy.icu 九州縹緲錄第43集劇情介紹

  

  宮羽衣聽聞羽然被綁回青州,她向百里景洪請辭,準備前往青州。百里景洪見宮羽衣去意已決,他命拓拔山月派一支精銳隊伍隨宮羽衣回青州,助宮羽衣一臂之力。二人合謀多年,宮羽衣感恩于百里景洪的情意,臨行前她將柏奚交給了百里景洪,柏奚與施術者靈意相通,柏奚無事,她便安然無事。百里景洪早已將宮羽衣放在心上,對宮羽衣而言,下唐也是宮羽衣的第二個故鄉,故百里景洪愿在下唐等著宮羽衣歸來。另一邊,羽然先前所拜托的客棧掌柜尋到了姬野,客棧掌柜將書信交給姬野,姬野得知羽然正在青州,故前來向小舟辭行,等他將羽然平安帶回來,他們四人便一起去寬闊的大草原生活。

  青州落敗,昔日金碧輝煌的宮殿已成一片不堪景象,翼天瞻望著這斷壁殘垣難過不已,他決定帶著羽然去神廟找鶴雪,鶴雪只聽姬武神的調遣,他們必須尋回鶴雪力量才能重振羽族昔日輝煌。羽然對翼天瞻產生疑心,翼天瞻解釋稱他已多年沒有回到青州,并不知道如今青州是這副景象,如果早知青州如此,他必不會帶著羽然回來。羽然選擇再一次相信翼天瞻,二人前往神廟,可二人的蹤影早已被羽族人發現。

  翼天瞻帶著羽然來到神廟,神廟中布滿鶴雪石化后的雕像,鶴雪團是翼天瞻最后的希望,翼天瞻沒有料到一切會變成如今局面。羽族并不會石化之術,翼天瞻斷定神廟一定是被某種強大力量操控,正當翼天瞻想帶羽然離開之時,二人被青州士兵團團圍住。翼天瞻為?;び鶉?,只好放下手中刀劍,羽然卻被青州士兵帶到了新任羽皇博敏克的面前。博敏克生性狠辣,鶴雪團的死便是他親手造成,他試圖殺盡青州所有能飛翔的羽人,將青州變成一個平民羽族的地方。羽然是羽皇之女,可羽皇絕非善良君王,他也同樣暴虐無比,所以博敏克要羽然好好活著,親眼看著幻想覆滅,看著青州變成一個新天地。

  翼天瞻曾經跟羽然說過,羽皇是一個受人愛戴的君王,羽然得知自己受騙,她與翼天瞻發生爭執,她恨這片土地,恨這里所有的一切。翼天瞻已背負弒君之名十五年,他又何嘗不恨這片土地,但他們是羽人,這里是他們的故鄉,故翼天瞻出言懇求羽然能夠留下來。翼天瞻將過往的事情告訴羽然,羽皇狂妄自大,四處征戰,青年羽人都慘死于羽皇制造的戰爭中。翼天瞻當時深得天驅感化,他向羽皇進諫,羽皇卻命鶴雪團將他拿下,硬生生砍掉他一個翅膀。翼天瞻獨自離開療傷,傷好之后他再度回到青州,想再一次勸諫羽皇,可當他到達宮殿之時,羽皇便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翼天瞻一走就是十五年,當他再次踏進青州,早已經物是人非,他先前之所以不告訴羽然,只是怕羽然知道事情真相會難過。羽然難過落淚,如果能夠重來一次,她絕不會跟著翼天瞻來青州,可她已經到了青州,再沒有任何后悔機會。

  息衍班師回朝,拓拔山月卻奉百里景洪的命令將息衍拿下。楚衛國主白瞬親臨殤陽關,小舟與白瞬母女團聚,她親自下廚為白瞬做飯。白瞬十分欣喜與小舟團聚,小舟問起了自己的親生父親,白毅卻忽然出現打斷了小舟的問話。白瞬希望小舟能回到自己身邊,小舟卻稱她早已不再是當初的小女孩,如今的她有著太多的牽掛。白瞬將大胤皇帝留下的遺物交給了小舟,她知道小舟與大胤皇帝兄妹情深,只是她不希望小舟再回到天啟那個是非之地。正在這時,呂歸塵醒來,小舟慌忙前來見呂歸塵,呂歸塵坦言告訴小舟,他在殺了雷碧城之后已恢復所有的記憶,但他已經放下過往之事,打從心底感激小舟一路對他不離不棄的照顧。

  小舟向白瞬坦言,她心底里有呂歸塵。這一生,呂歸塵去哪,她便去哪,哪怕是隨著呂歸塵回到大草原她也愿意。白瞬聽著小舟的話,心底里生出一陣復雜之色,呂歸塵身份特殊,一切并沒有小舟想得那么簡單。

九州縹緲錄第44集劇情介紹

  

  呂歸塵傷勢已經痊愈不少,小舟即將回楚衛國,呂歸塵也決定前往青州尋找羽然,他向小舟許諾,等他找到了羽然,必會去楚衛國找小舟,哪怕青州與楚衛國之間隔著千山萬水,他也絕不會忘記今日諾言。

  百里寧卿帶來了百里景洪的書信,他以青陽與下唐的盟約威脅,要求呂歸塵隨他回南淮,若是呂歸塵不從,駐扎天啟的兩萬下唐軍將劍指殤陽關。呂歸塵身份特殊,若此時呂歸塵前往南淮,必是兇險萬分,小舟不同意呂歸塵孤身赴南淮,寧卿知道小舟心系呂歸塵,大國盟約以憑為信,若是小舟想保呂歸塵,可代呂歸塵前往南淮做人質。小舟身份尊貴,百里景洪必會無話可說,寧卿也愿以百里家主的身份向小舟保證,他定會保小舟在下唐的安危。

  小舟為毫不知情的呂歸塵準備好行李,呂歸塵臨走前緊抱住了小舟,讓小舟在楚衛等著他回來。小舟笑著目送呂歸塵離開,卻在轉身之時難過落淚,只怕今日一別,她與呂歸塵再難相見。之后,小舟留下書信一封,稱她已經前往下唐,白瞬看著小舟的書信,深知小舟比她更加勇敢,她只愿呂歸塵此生不會負小舟。殤陽關在這場戰爭中成為了一座積尸數萬的死城,天降豪雨,之后再也沒有人敢派兵駐防。從此,殤陽關被稱作死城。

  白凌波特封百里景洪方伯之位,尊諸侯尊榮。百里景洪既為諸侯表率,便有著勤王為忠的使命,他借此將自己的下唐文臣安插于帝都朝堂,讓眾臣都無話可說。隨后,百里景洪稱自己已得到消息,小舟正處于下唐境內,他決定立馬回下唐抓小舟,為白凌波分憂。宮羽衣擔心百里寧卿的消息有詐,可百里景洪卻深知小舟與呂歸塵才是天下的未來,他必須要將兩人牢牢掌握住。

  宮羽衣回青州,她得到了青州士兵的禮待,經過落敗的羽族宮殿時,宮羽衣不禁難過落淚。隨后,宮羽衣見到了博敏克,博敏克愛慕著宮羽衣,他不僅為宮羽衣保存著完好無損的房間,更是想助宮羽衣復國。博敏克帶著宮羽衣看他新建的皇宮,如今的羽族皆由他統治,他出身于下等羽人,所以他砍掉了所有會飛翔羽人的翅膀。昔日的羽族以是否能凝翅來論高低,下等羽人根本沒有辦法進鶴雪團,如今青州皆是不會凝翅的羽人作主。宮羽衣看著眼前的博敏克備感震驚,如今的博敏克早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為了進鶴雪團而偷偷練凝翅的小孩了。宮氏只不過是羽皇的旁系,宮羽衣自小在宮中便受到不公平待遇,博敏克游說宮羽衣,希望宮羽衣能與他一同創造出一個全新的羽族。

  羽然醒來見不到翼天瞻,卻看到了博敏克。博敏克挑撥起翼天瞻跟羽然之間的關系,強押著羽然到受傷的翼天瞻面前。翼天瞻被博敏克緊捆在柱子上,博敏克當著青州百姓斥責起翼天瞻弒君的罪行,他想以極刑處罰翼天瞻,告慰羽皇的在天之靈。羽然為翼天瞻辯解,博敏克以言語挑起百姓的群憤,百姓要求羽然親手殺了翼天瞻。羽然護在翼天瞻面前,博敏克卻命人將羽然強行押至一旁,準備對翼天瞻處以極刑。眼看著青州百姓將刀插入翼天瞻體內,羽然無助痛哭,宮羽衣及時趕到,她希望博敏克能夠放了兩人。博敏克看在宮羽衣面上可以不殺羽然,但他卻殘忍地當眾砍斷翼天瞻翅膀,羞辱翼天瞻。博敏克不殺翼天瞻,卻讓翼天瞻生不如死,羽然痛哭地來到了翼天瞻面前,翼天瞻萬念俱灰,羽人的翅膀是月亮女神所賜,一旦砍斷再無復原可能,如今他雙翼已斷,已不再是一個羽人。

  宮羽衣為二人安排好了安全住處,翼天瞻向宮羽衣坦白,他之所以把羽然帶來青州是因為猜測羽然是姬武神,他想借姬武神的力量喚醒鶴雪,找出真正的弒君者。宮羽衣笑翼天瞻太過天真,她自小看著羽然長大,所以羽然絕不可能是姬武神。宮羽衣回到了博敏克為她安排的住處,羽然悉心照顧著翼天瞻,希望翼天瞻能夠活下去,如果翼天瞻死了,她在這偌大的青州都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翼天瞻聽到羽然的話,眼底才重燃起一絲希望,正在這時,姬野敲響了房門,羽然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姬野,心底半是感動半是驚喜。

九州縹緲錄第45集劇情介紹

  

  羽然與姬野深情相擁,于羽然而言,只要姬野能夠找到她,哪怕時間再晚,她也心滿意足。羽然帶著姬野前來見翼天瞻,翼天瞻從姬野口中得知博敏克正在大肆屠殺與羽然年紀相仿的女孩,意在找出姬武神。翼天瞻認為羽然極有可能是姬武神,現羽然處境危險,翼天瞻想逞強去尋找自己的舊部下?;び鶉?。羽然擔憂翼天瞻,她強行命令翼天瞻原地休息,她會跟姬野自己去找翼天瞻的舊部下幫忙。如今姬野跟羽然好不容易重逢,二人答應彼此,無論日后發生什么事,都不會輕易與對方分開。

  次日,羽然與姬野遇到一名雙目失明的拾荒老人,拾荒老人將一桿槍交給了羽然,稱這桿槍還有著自己的使命,它不應該受到遺落。拾荒老人留在青州已久,羽然向拾荒老人打聽青州現如今的情況,這才得知現如今的青州與東陸華族并沒有什么區別,羽人除了日常生活與東陸人無異外,所有羽人還被迫不得凝翅,否則便會遭到博克敏的趕盡殺絕。

  宮羽衣感謝博敏克為她保留的房間,但她無法與博敏克合作,兩人所走的道路并不同。這時,宮羽衣得知博敏克正在屠殺十八年前出生的女孩,博敏克坦言告訴宮羽衣,其實真正的弒君者是他,羽皇臨死前告訴過他,世上最美的舞者將會親手殺死他,最美的武者是姬武神,而最有可能成為姬武神的便是羽皇的血脈羽然,所以他想有意對羽然趕盡殺絕。宮羽衣為?;び鶉?,只好稱她與羽然朝夕相處十五年,羽然從來都不會跳舞,她絕不可能是姬武神。博敏克自會分辨羽然的身份,他親手將一頂金冠為宮羽衣戴上,希望宮羽衣能與他一同執掌青州,成為青州的女王,共享天下。

  羽然與姬野并沒有找到翼天瞻的舊部,反帶回翼天瞻的槍。羽然想知道姬武神有沒有辦法解救石化的鶴雪,翼天瞻提起羽然在小山村里跳起的泰格里斯舞蹈,相傳真正的姬武神在泰格里斯神殿里,距離月亮最近的地方起舞時,就算不能凝翅的羽人也會瞬間凝翅起飛。羽然聽到翼天瞻的話,她準備再去神殿跳一次舞,可翼天瞻卻稱其中的代價太過昂貴,若羽然真的在神殿里跳出那支舞,屆時鶴雪和青州的所有羽族人都會向羽然下跪,那個時候羽然只能成為姬武神,沒有別的選擇,她將終身孤獨地生活在圣林的神廟之中,不婚不嫁,無兒無女,向天意奉獻自己,而全羽族人將會把姬武神供奉為神明。姬野不相信傳說,翼天瞻卻很明白神殿后面便是姬武神生活的圣林,也是過往姬武神的墳墓,正因為他知道成為姬武神所要付出的代價之大,所以他在踏進青州后,才一直都沒有將真相告訴羽然。

  羽然得知真相后心中意外,姬野卻緊牽住了羽然的手,決定與羽然共患難。隨后,宮羽衣前來看望羽然,她稱自己將與博敏克成婚,跟博敏克共同執掌青州。羽然知道宮羽衣并不喜歡博敏克,她出言阻止宮羽衣,可宮羽衣為了復國不惜一切代價,只要博敏克能夠給她想要的一切,她付出再多也在所不惜。如今青州今非昔比,宮羽衣已經備好船,她勸說羽然跟姬野早日回東陸,過上平淡的生活,再也不踏足青州這片是非之地。

  宮羽衣的決定對羽然打擊過大,羽然賭氣離開。宮羽衣回到博敏克身邊,博敏克一直暗中監視著宮羽衣,宮羽衣決定與博敏克達成交易,她愿與博敏克成婚,只希望博敏克能夠放了羽然,羽然并不是姬武神。只要羽然離開青州便對博敏克沒有任何威脅,博敏克為了娶到宮羽衣,故答應了她的要求。

  翼天瞻出來與姬野一談,他這一生做了許多錯事,可他已命不久矣。翼天瞻一生都沒有后悔成為天驅,他希望姬野也能夠握緊了手中的槍去?;ど肀咼懇桓鋈?,不要像他一樣空留遺憾。隨后,翼天瞻手執著一桿槍想要找博敏克拼命,他的身手根本不敵博敏克,博敏克知道不能凝翅對翼天瞻來說是一種生不如死的折磨,他百般凌辱翼天瞻,并將翼天瞻親自放走,他會讓翼天瞻卑微地死在泥土里,而不是像鶴雪一樣有著榮耀的歸宿。

  羽然前來找宮羽衣,卻被博敏克帶到其他羽人面前。博敏殺當著羽然的面親手殺死每一個與羽然同日出生的少女,稱所有人都是因羽然而死,他要殺盡所有與羽然同日出生的人,殺了姬武神。

九州縹緲錄第46集劇情介紹

  

  羽然失魂落魄從宮中離開,她認為青州所有的災難都是因她而起。為了阻止博敏克的殺戮,羽然決定再去一次神廟跳舞,喚醒石化的鶴雪。姬野尊重羽然的一切決定,最后哪怕羽然真的是傳說中的姬武神,他也會闖進圣林中帶走羽然,姬野此生絕不負羽然。

  羽然在神廟中翩翩起舞,石化的鶴雪并沒有任何蘇醒征兆。博敏克與宮羽衣隨后而來,博敏克笑羽皇之女羽然竟不是姬武神,且他當著羽然的面大方承認了自己就是弒君之人。羽然沒有想到博敏克這么喪盡天良,她希望宮羽衣能夠看清楚博敏克的真面目,可宮羽衣卻認為現如今的青州需要新的天地,羽人需要新的羽皇,博敏克的統治是順應天為,現在羽然離開青州或許還能活命。羽然失望地推開了宮羽衣,這里是她的家鄉,她絕不會輕易離開??醋龐鶉壞募峋?,宮羽衣只好強行命人抓住羽然,想送羽然去碼頭。姬野護在羽然身前,宮羽衣希望姬野能夠為了羽然的安全放下手中刀刃,博敏克卻在眼角余光看到了鶴雪雕像的松動。

  姬野與羽然被送到碼頭,可博敏克的人卻忽然動了殺心,幸虧翼天瞻及時出現,翼天瞻以命護住了二人。翼天瞻臨終前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羽然,他囑咐姬野要平安將羽然送出青州,望著這片荒涼的土地,翼天瞻心底難過,他努力了十五年,卻再也看不到記憶中的那個青州。翼天瞻希望自己能夠有尊嚴的死去,他不愿意埋在泥土里,姬野跟羽然遵從翼天瞻遺愿,二人讓翼天瞻安靜地死去,并將翼天瞻的長槍埋在土里。

  時過境遷,這些年所發生的一切太多太多,羽然已不再是當初南淮城里那個沒心沒肺的丫頭,她有了自己需要肩負的使命跟責任,姬野知道羽然想再去一次神殿喚醒鶴雪,他愿意尊重并陪著羽然,此生,他都會默默守在羽然身邊。

  博敏克與宮羽衣大婚,宮羽衣身藏暗刀想殺了博敏克。博敏克雖有早提防,可宮羽衣早已經設下陷阱,暗衛統統現身押住了毫無防備的博敏克。宮羽衣坦言告訴博敏克,百里景洪是她一生的摯愛,她想當青州的女王,但并不想跟博敏克共同分享這份權力。博敏克得知了宮羽衣的野心,他知道自己再無生路,故決定自刎于宮羽衣面前,成全宮羽衣的野心。

  呂歸塵已抵達青州,羽然跟姬野也混進神殿,二人親眼目睹了宮羽衣成為青州唯一女王,濫殺無辜的場景。羽然上前阻止宮羽衣,不希望宮羽衣被殺戮蒙蔽雙眼,宮羽衣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她要帶領青州攻入東陸,拿下北陸,成為天下的王。擋宮羽衣者死,哪怕是羽然也一樣,宮羽衣命人拿下羽然,姬野上前護住羽然,卻身中數刀。此時正是月圓之日,羽然看著虔誠祈福的羽人,她在神殿里翩翩起舞。正在羽然凝出翅膀之時,宮羽衣上前想砍斷羽然翅膀。宮羽衣步步打斷了羽然的舞蹈,并對羽然緊緊相逼,幸虧呂歸塵及時趕到,攔下了宮羽衣。宮羽衣提起小舟身處南淮一事,沒有想到呂歸塵竟來到青州,她想在這里殺呂歸塵跟羽然、姬野三人。所有羽人都不再聽宮羽衣命令,羽然為?;ど肀呷瞬壞靡涯悶鶚種械督?,宮羽衣陰差陽錯地死在了羽然手中。宮羽衣不后悔十幾年對羽然的養育之恩,羽然愧疚自責,鶴雪卻在這時沖破石頭,他們展翅飛向天際,紛紛跪地拜見新一任的姬武神羽然。

九州縹緲錄第47集劇情介紹

  

  姬野陷入昏迷,呂歸塵想等著姬野醒來后,帶著羽然一同離開青州。羽然十分欣慰呂歸塵能夠來青州找她,但青州是她的家鄉,她已成了姬武神就再無離開可能,她必須肩負起自己的責任和使命。遇到姬野是羽然此生最幸福的事情,即使羽然與姬野日后相隔天涯,但一想到姬野,羽然的心便是自由的。羽然上前吻別了姬野,生怕自己會舍不得離開,羽然不等姬野醒來便先行離開,她步步踏入神殿后邊的圣林,關上了那扇與世隔絕的大門,姬野蘇醒后匆忙趕來,卻還是晚到一步。

  羽然在圣林中展翅飛翔,她擁有全羽族最漂亮的翅膀,卻也是全羽族最孤獨之人,此生將不婚不嫁,無兒無女,為天意奉獻著自己的一生。如今青州已經恢復往日羽人展翅飛翔的青州,姬野雖無法繼續陪伴羽然,卻未有半分后悔,呂歸塵認為姬野已經不同往日,可呂歸塵也早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軟弱的青陽世子。呂歸塵決定回南淮找小舟,姬野則決定留在青州再陪羽然一段日子,呂歸塵與姬野道別,他會在南淮城等著姬野的到來。姬野在青州陪了羽然一段日子后,他與羽然道別,羽然隔著大門見了姬野最后一面,讓姬野了無牽掛地離開。

  呂歸塵在途中救了息轅,這才從息轅口中得知息衍已被押往天啟的路上。得知呂歸塵決定回南淮救小舟,息轅百般阻止,不然呂歸塵羊入虎口,可呂歸塵卻心意已決,他決定救出小舟后再前往天啟救息衍。

  青陽北都城,寬闊的草原大雪漫天,風沙席卷著整個草原。呼瑪面色焦急前來通知沙瀚,青陽大君從馬上跌落,生命垂危。沙瀚與青陽大君亦君臣亦友,他匆忙前來看望青陽大君。沙瀚從陸大夫的口中得知大君命懸一線,如今只能聽天由命。沙瀚用酒香味喚醒了青陽大君,青陽大君臉色蒼白,卻始終惦記著青陽,青陽絕不能亂。大君病重的消息傳遍青陽,未來大君之位成為了王子們明爭暗奪的對象,大殿上兩股勢力拔刀相向,各不相讓,幸虧沙瀚及時趕到,阻止了二人。沙瀚獨自與大君的兒子旭達罕、比莫干談話,他希望二人能在青陽大君醒來之前能和平共處,若是誰親手毀了這北都城,便是跟他老頭子過不去。

  大王子比莫干在妻子的挑撥下決定爭奪大君之位,他向青陽大君獻上自己親手斬下的人頭,逼著青陽大君退位于他。青陽大君笑比莫干太過愚蠢,比莫干根本守不住這北都城的土地。隨后,青陽大君帶著比莫干出了大殿,他向眾人公布了比莫干的所做所為并親手將王位傳給比莫干,為比莫干做了最后一件事情。青陽大君大限已至,枯竭的雙眼望著這片他守護了一生的土地,大君臨終前對比莫干只有一個要求,希望比莫干能夠守住青陽,青陽絕不能亂。

  呂歸塵回到南淮,南淮依舊繁華,可一切早已經物是人非,昔日的三人組合如今只剩他一人,羽然成為了姬武神留在青州,姬野也不在他的身旁,他如初次來南淮城一般孑然一身。

九州縹緲錄第48集劇情介紹

  

  呂歸塵回宮向百里景洪請罪,百里景洪已經得知所青州發生的一切事情,他十分生氣羽然殺了宮羽衣一事,卻又無法怪罪于他人。宮羽衣曾對百里景洪說過,青州路遠,可她始終都是要回家,如今宮羽衣已經回到青州,這也算了卻宮羽衣一樁心愿。如今呂歸塵已經回到下唐,百里景洪愿放了小舟,并將青陽大君病逝的事情告訴呂歸塵。青陽大君與下唐簽訂的盟約已失效,百里景洪愿派下唐十萬鐵甲護送呂歸塵前往北都城,讓呂歸塵奪回領土,成為北都城的王。青陽大君逝世的消息對呂歸塵打擊極大,呂歸塵無暇顧及其他,只心底悲痛難忍,如無家可歸的孤兒一般脆弱。而遠在萬里之外的青陽,青陽大君的葬禮已經舉行,沙瀚送行了青陽大君最后一程,如今青陽大君一走,意味著北都城將變成一座死亡之城。

  百里景洪召見小舟,他知道小舟與白凌波素來不和。如今白凌波已成為百里景洪的傀儡,百里景洪無稱帝封侯之心,故他想邀小舟與他一起執掌天下。小舟是白氏唯一后裔,他愿助小舟一臂之力,派兵讓小舟出兵天啟,殺了白凌波奪下王位,但小舟必須嫁給他的兒子。小舟不愿意成為百里景洪的傀儡,百里景洪卻以呂歸塵威脅小舟,如今呂歸塵已成為百里景洪的棄子,生死全掌握于百里景洪一念之間。小舟懇請百里景洪放過呂歸塵,百里景洪只給了小舟兩個選擇,要么奪天下,要么親眼看著呂歸塵死去。

  小舟見到了呂歸塵,二人一同外出逛街,呂歸塵看著熱鬧的南淮城,一臉難過地將青陽大君逝世的消息告訴小舟,他再也見不到他的阿爸了。小舟緊牽住了呂歸塵的手,她多想一生陪在呂歸塵的身邊,可為了呂歸塵的安全,她不得不選擇離開呂歸塵。小舟帶著呂歸塵一起放水燈,呂歸塵緊緊抱住了小舟,他告訴小舟,他已向百里景洪請辭,準備回北都城送行青陽大君。這些年呂歸塵一直飄零于東陸,可呂歸塵卻從未有過半點后悔。

  呂歸塵即將回青陽,他再次向拓拔山月表明自己的想法,他絕不會領兵征伐北陸,拓拔山月見呂歸塵態度強硬,他奉百里景洪命令將呂歸塵下獄,并昭告天下十日后問斬。小舟看到公文后心底憤怒,她前來質問百里景洪,百里景洪卻一臉坦然,不打算放人。為了呂歸塵的平安,小舟以兩人之間的合約威脅著百里景洪,她還獻上了大胤皇帝傳位于她的衣帶詔,希望百里景洪能夠放了呂歸塵。百里景洪心底里有自己的算計跟想法,他收下了衣帶詔,卻不愿意放呂歸塵,反邀請小舟十日后前來菱花坊見證呂歸塵是否是硬骨頭。

  呂歸塵在牢獄之中寫好了自己的遺信,百里寧卿在街上帶走了小舟,他知道小舟想出城,可南淮城把守森嚴,并不是小舟能輕易逃離的。百里寧卿是百里家族的人,他深知城內有一條暗道,故愿送小舟平安出城,只要小舟回到楚衛,一切將會有新的轉機。與此同時,百里嬛也來牢中準備暗自釋放呂歸塵,她敬佩呂歸塵的英雄行為,但呂歸塵卻認為自己暫時還不能夠離開下唐,他只懇請百里嬛能將自己的遺信送出牢獄。

  辰月雷碧城前來朔北見狼主,他帶來青陽大君病逝的消息。當年青陽大軍踏遍整個瀚洲,朔北也不能幸免,如今正是朔北出兵青陽的好時機。狼王聽著雷碧城的話頗有幾分怒意,雷碧城卻稱自己帶來了進攻青陽完整的計劃,可保狼主成功拿下青陽。

  百里景洪守衛森嚴想斬殺呂歸塵,呂歸塵身為天驅大宗主,他的身后站的是堅韌鐵甲, 南淮城內所有的天驅都聚集在一起,準備冒死救出呂歸塵。

網絡微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