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官方下载:九州縹緲錄劇情介紹

31-36集

第五人格监管实力排名 www.gkhxy.icu 九州縹緲錄第31集劇情介紹

  

  呂歸塵渾身是血倒在地上,姬野羽然奔潰尋到奄奄一息的呂歸塵,二人緊抱著呂歸塵落淚不止,匆忙帶著呂歸塵前往宮中求醫,城門守衛無人可擋。宮中,大胤皇帝愧疚地面對著自己的帝師,他雖將帝師當作自己的父親般敬重,可他卻是大胤皇帝,為了江山社稷,他不得不割舍一切,包括自己從小到大一直敬重的帝師。

  大胤皇帝前來太清宮見呂歸塵,小舟難過將呂歸塵的現狀告知大胤皇帝,呂歸塵送至太清宮時已無藥可醫,縱然宮中太醫妙手回春,可也無濟于事。大胤皇帝因呂歸塵死而憤怒不已,他跪在呂歸塵的面前行叩拜大禮,呂歸塵是為了他而來,他當場立誓,無論殺呂歸塵的兇手是何人,他都會為呂歸塵報此血仇。大胤皇帝即將離開之時,羽然喚住了大胤皇帝,她提起呂歸塵的善良,稱呂歸塵當時是因一句天下大義而來天啟,若是她當時知道呂歸塵要來天啟,她必會攔住呂歸塵??扇緗?,事情已無法挽回,羽然希望大胤皇帝能夠記住,呂歸塵的死不是為了大胤皇帝,而是因為相信天下大義。大胤皇帝離開后,羽然輕吹起一曲呂歸塵教過的笛曲,姬野與小舟聞曲再度潸然落淚。

  小舟前來見大胤皇帝,她想知道呂歸塵的死是否與大胤皇帝有關系,大胤皇帝否認了小舟的話,他是一國之君,而呂歸塵是天驅的大宗主,他絕不會自毀長城,對呂歸塵動手。小舟因呂歸塵的死而倍感傷心憤怒,她當場立誓,不管殺呂歸塵的人是誰,她一定會將那個人找出來,讓那個人死無葬身之地。大胤皇帝是小舟最親近之人,小舟只希望事情的真相不會是她所想的那般殘忍。

  呂歸塵身份特殊,大胤皇帝以天子駕崩的國葬厚葬呂歸塵。贏無翳與謝玄得知呂歸塵已死,立即命三軍控制好城內所有要道,提前做好布防。呂歸塵是天驅宗主,大胤皇帝為天驅平反擺明了是想控制贏無翳的勢力,如今呂歸塵的死無疑是將所有矛頭指向贏無翳,且呂歸塵受傷當天,謝玄曾在呂歸塵的身邊發現了贏無翳的綏帶,這擺明了是有人想嫁禍于贏無翳。贏無翳深知此事與大胤皇帝脫不了干系,他心疼于呂歸塵的單純,只是他并不畏懼于大胤皇帝。

  翼天瞻與大胤皇帝狼狽為奸,翼天瞻認為呂歸塵雖有一顆赤子之心,可呂歸塵性子固執,勢必會帶天驅走上一條不歸路,故他決定放棄呂歸塵,與大胤皇帝一起合作,帶著天驅武士團成全大胤皇帝的野心,助大胤皇帝守護天下安寧。翼天瞻一直沒有忘記天驅的使命與責任,他相信大胤皇帝是能夠以鐵腕帶給天下安寧之人,但如果大胤皇帝倒行逆施的話,天驅也會成為大胤皇帝的敵人。

  羽然一直守著逝去的呂歸塵,姬野想起呂歸塵受傷當天看到了謝玄的身影,他認為此事與贏無翳必有關系,故怒氣沖沖前來離府。姬野想單獨挑戰贏無翳,為呂歸塵報仇,贏無翳接受了姬野的挑戰,可贏玉卻突然沖出,她深知姬野敵不過贏無翳,故提出了自己的第二個要求,希望姬野跟她離開離府。姬野受制于贏玉,他從離府出來后一路跟著贏玉,想完成贏玉的第三個要求再堂堂正正挑戰贏無翳,贏玉提起自己父親的為人,若贏無翳想殺一個人,絕對不會耍任何卑劣手段。姬野不相信贏玉的話,固執地認為贏無翳是毒蛇一般的存在,姬野的話深深中傷了贏玉的心,贏玉當場讓姬野為她買酒,放了姬野離開。姬野宛若一只展翅高飛的雄鷹,贏玉深知自己無法將雄鷹熬熟,姬野如今留在她身邊也只不過是暫歇羽翼罷了,這雷膽營與三個要求始終都是困不住姬野,她不得不放姬野離開。

  呂歸塵在天啟命殞,白凌波秘密發出鐵券,要求諸侯出兵勤王,清君側。下唐南淮城,百里景洪已經收到白凌波的鐵券,一旦下唐出兵,下唐的敵人不僅是贏無翳,更是大胤皇帝剛剛平反的天驅武士團。如今亂世將來,下唐縱然不愿出兵,可卻不得不聽從皇室命令,立即出兵天啟城。楚衛國,楚衛國國主白瞬與楚衛國將軍白毅商議起鐵券一事,如今亂世將來,白瞬深知楚衛國也難逃其中,他們沒有第二個選擇,必須發兵天啟城。

九州縹緲錄第32集劇情介紹

  

  大胤皇帝為呂歸塵舉行了風光葬禮,羽然與姬野不忍心看著呂歸塵尸體火化,故沒有與小舟一行人送別呂歸塵。小舟見到了準備離開的羽然與姬野,希望二人能送最呂歸塵最后一程,羽然沒有答應,只將呂歸塵的笛子贈給了小舟,讓小舟留個念想。

  大胤皇帝為呂歸塵追封大胤鎮北侯,他親自將鎮北侯的官印放于呂歸塵的棺槨內,為呂歸塵陪葬。大胤皇帝正想封棺之時,贏無翳率人趕到,他敬了呂歸塵一杯酒,送呂歸塵最后一程便瀟灑離開。贏無翳離開后,大胤皇帝一把火點燃了呂歸塵的棺槨,火葬呂歸塵。之后,送行人員紛紛離開,小舟獨自一人面對著熊熊烈火落淚大哭。羽然與姬野在街上想念著呂歸塵,看著羽然為呂歸塵落淚的模樣,姬野只好頓住了自己想握住羽然的手。

  雷碧城前來見贏無翳,稱他不愿意眼看著贏無翳身陷?;?,故他將一錦盒贈給贏無翳,認為贏無翳不久之后便用得上這錦盒。贏無翳前來面見大胤皇帝,大胤皇帝當朝稱贏無翳與呂歸塵的死難逃干系,他想徹查贏無翳,逼贏無翳離開天啟。贏無翳并未有半分懼意,反想與大胤皇帝單獨一談。大胤皇帝摒退眾臣后,贏無翳將錦盒交給了大胤皇帝,大胤皇帝一打開錦盒面色慌亂,贏無翳趁機要求大胤皇帝退位,他倒想看看被逼急了的大胤皇帝究竟能做出什么事情來。

  望山別苑,呂歸塵的尸體出現在別苑中,雷碧城施秘術喚醒呂歸塵,稱呂歸塵一直都沒有死,是他用掉包之術救了呂歸塵一命。呂歸塵一身黑色黑衣醒轉過來,眸光中卻無半分理智,如今的呂歸塵正是雷碧城所希望看到的,他希望蘇醒后的呂歸塵能夠去點燃這九州亂世的烽煙。

  大胤皇帝自見過錦盒后便精神恍惚,時刻面露懼色,翼天瞻前來見大胤皇帝,這才知道錦盒中裝的是呂歸塵陪葬的鎮北侯之印。大胤皇帝親眼看著呂歸塵的木棺火化,既玉印還完好無損地出現在宮中,大胤皇帝認為呂歸塵必定是還活在這世間。翼天瞻出言安慰大胤皇帝,天底下能夠讓人死而復生的只有辰月的秘術,但那只是傳說而已,他料定呂歸塵必死。今日贏無翳以玉印逼大胤皇帝退位,必是對呂歸塵的死起了疑心,若是讓贏無翳得到證據,大胤皇帝與與翼天瞻商議的未來便會化為烏有,故二人過后商量后決定銷毀證據,將當時參加過暗殺的死士都解決掉,哪怕這些人是對大胤皇帝最忠心之人。

  大胤皇帝親自出宮解決了死士,小舟在暗處看到了大胤皇帝對死士痛下殺手的一幕,她震驚落淚,卻不慎發出聲響引來了追殺。大胤皇帝追上了小舟,小舟是他唯一的妹妹,故他沒有對小舟痛下殺手,卻命人拿下小舟。正在這時,一身黑衣的呂歸塵出現在街上,他雖是呂歸塵,卻不再有往日的半分神智,昔日的仁慈之心已經消失,如今的呂歸塵眸光中隱隱透露著一股嗜血的光芒。呂歸塵出手解決了大胤皇帝身邊的所有侍衛,小舟與大胤皇帝親眼看到了呂歸塵死而復生的身影,均愣在原地,不敢置信。呂歸塵體內的青銅之血已經徹底蘇醒,他的身手無人可擋,所有侍衛都喪生于他手中,大胤皇帝見此落荒而逃,小舟卻獨自來到了呂歸塵的面前,她出聲喚了呂歸塵一句“世子”,讓呂歸塵想起了草原的所有一切。

九州縹緲錄第33集劇情介紹

  

  呂歸塵認不得小舟,小舟只好輕吹一曲笛曲讓狂躁的呂歸塵平靜下來,呂歸塵懈下所有戒備,小舟趁機將呂歸塵打暈并帶著呂歸塵離開。小舟帶著昏迷的呂歸塵離開一事傳到了大胤皇帝的耳中,大胤皇帝深知今日歸來之人并不是呂歸塵,而是地獄回來的鬼魂。大胤皇帝回到宮中,意外發覺白凌波容顏煥發,已恢復往日的青春貌美。白凌波不僅知道大胤皇帝親手殺死呂歸塵一事,更是籠絡了朝中眾臣,意欲逼大胤皇帝讓她歸政朝堂。

  小舟將呂歸塵藏于一荒僻的寺廟中,她生怕醒來的呂歸塵會再度傷人,故用繩索捆住了呂歸塵。之后,小舟奉命回宮見大胤皇帝,她不知道大胤皇帝為何會變成如今這副心狠手辣的模樣,大胤皇帝將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告訴小舟,他早已經對白凌波動了殺心,這些年的懦弱也都是偽裝出來的,而呂歸塵也是他親手殺害。小舟心寒于大胤皇帝的所作所為,大胤皇帝卻認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白氏江山,他是孤家寡人的皇帝,朝堂前有贏無翳步步緊逼,后有白凌波利用辰月勢力逼他退位,他如履薄冰,所以不得不選擇這樣做,至于呂歸塵的死而復生,也是因為辰月的秘術,他希望小舟能夠幫他除掉呂歸塵。小舟無法對呂歸塵下狠手,大胤皇帝卻自殘來逼迫小舟,希望小舟能在他跟呂歸塵之間做一個抉擇,他希望小舟明白,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呂歸塵只是一個被辰月控制的軀殼。

  小舟來到呂歸塵身邊,她輕喚呂歸塵一聲阿蘇勒,讓呂歸塵的理智恢復了幾分。小舟出聲向呂歸塵表白,她喜歡呂歸塵,只是她也無法負大胤皇帝,所以她想選擇跟呂歸塵一同自盡。正在小舟想落下刀劍之時,呂歸塵卻突然開口說話,小舟因此停下了自己的動作,她看著眼前一直喊著阿蘇勒三字的呂歸塵難過不已,若不因為她,呂歸塵也不會來天啟,更不會招來殺身之禍,所以小舟決定將呂歸塵送離天啟。

  小舟帶著呂歸塵前來見姬野跟羽然,呂歸塵如初生嬰兒般懼人,不僅對別人的敵意十分敏銳,更是記憶全失記不得羽然跟姬野,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阿蘇勒。小舟坦言告訴羽然跟姬野,呂歸塵之所以死而復生是因為辰月的秘術,但秘術不僅剝奪了呂歸塵的神志,更是讓他淪為施術者的工具,若是想救呂歸塵,最好的辦法便是帶呂歸塵遠走高飛。小舟希望二人能盡快帶呂歸塵離開,她叮囑二人絕不能將呂歸塵交給其他人,世上除了二人之外,其他人都想害呂歸塵。同時,小舟也將古笛交給了羽然,稱若是呂歸塵失控,古笛可暫時讓呂歸塵平靜下來。囑咐完所有事情后,小舟前來跟呂歸塵道別,呂歸塵雖緊拉住了小舟的手,可小舟卻深知自己必須離開。小舟雖是大胤皇帝的妹妹,可羽然也知道小舟是真心為了呂歸塵好,她感激小舟救了呂歸塵。小舟難過離開,她在雨中落淚,大胤皇帝早已經派人上街尋小舟,小舟坐上了布攆,深知她與大胤皇帝的兄妹情意再回不到從前。

  小舟向大胤皇帝領罰,大胤皇帝卻一改之前的強硬態度,他非但沒有責罰小舟,更是稱自己心有決意,準備昭告天下,退位讓賢。小舟十分詫異大胤皇帝的想法,大胤皇帝知道了白凌波發出勤王鐵券一事,諸侯清君側,向來清的都是君王自己,若是大胤皇帝此時不退位,天啟將會成為彌漫硝煙的戰場。退位不同于廢黜,大胤皇帝可自行選擇君位繼承人,故大胤皇帝決定將君王之位讓給小舟。

九州縹緲錄第34集劇情介紹

  

  大胤皇帝單獨來離府見贏無翳,他向贏無翳承認自己多年來所犯的錯誤,他少年即君位,卻一心想著重振皇室威嚴,不知人間疾苦,故他愿意如贏無翳所愿,退位讓賢。

  羽然與姬野陪在了呂歸塵身邊,呂歸塵雖慢慢接受了羽然,卻還是對姬野帶有敵意。這時,宮國師前來見羽然,羽然匆忙將呂歸塵跟姬野藏于房間內,姬野在房間里步步引導著呂歸塵吃飯,呂歸塵也正慢慢嘗試著接受姬野對他的好意。宮國師知道呂歸塵的死對羽然打擊很大,她希望羽然能盡快走出來,既羽然與呂歸塵無夫妻之實,宮國師希望羽然回到南淮后另嫁他人,但羽然所嫁之人必須是一個手握權力之人,而非姬野。羽然不肯聽宮國師的話,她坦言告訴宮國師,她所嫁之人必須是她自己喜歡的人。宮國師知道羽然性子倔,故沒有強逼羽然,只提起大胤皇帝準備退位一事,現帝都局勢越來越復雜,宮國師已經看不透其中的變化,故決定盡快返回南淮。宮國師離開后,羽然匆忙回房間找呂歸塵跟姬野,大胤皇帝突然退位,若是發現呂歸塵還活著,眾人必會將矛頭指向呂歸塵,羽然與姬野決定先將呂歸塵送出天啟。

  大胤皇帝設宴退位,贏無翳決定輕裝從簡赴宴。贏玉生怕贏無翳出意外,她百般擔心,可贏無翳卻堅信天啟城中無人能困得住他,故贏無翳只單獨帶了謝玄赴宴。宴會上,群臣赴宴,舉杯樂飲。大胤皇帝希望贏無翳陪他一同前往劍閣,贏無翳應下大胤皇帝要求,二人單獨來到劍閣,大胤皇帝方才露出他的真面目,他并沒有退位之意,而是想趁著這場宴會滅了贏無翳。大胤皇帝推倒了燭臺,非但火燒太清宮,更是命人將文武百官都誅殺。太清宮濃煙滾滾,鎮守于天啟的雷騎也按耐不住,他們在贏玉的帶領下想沖進宮中救贏無翳,可大胤皇帝早有準備,兩軍交戰,天啟城頃刻間成了血流成河的戰場。

  小舟被大胤皇帝困于宮中,大胤皇帝將金匱鐵券留給了小舟,并派死士看緊小舟。若是大胤皇帝此次回不來,皇位將交到小舟的手中,可小舟卻痛苦奔潰,她要的從來都不是皇位,而是她的哥哥。另一邊,白凌波與雷碧城在長樂宮中下棋,她早已經知道雷碧城助呂歸塵重生,鳳凰涅槃一事,可她生怕呂歸塵不在他們的控制之中,雷碧城做事向來講究籌碼與代價,他既然幫助了呂歸塵,便會讓呂歸塵為他所用。

  贏無翳在劍閣中看到了天啟局勢的變化,如今離國雷騎都為救他而來,但大胤皇帝的死士卻遍布太清宮。贏無翳希望大胤皇帝就此收手,大胤皇帝卻要求贏無翳自刎,贏無翳沒有想到白氏江山竟會落入一個瘋子之手,他不接受大胤皇帝的威脅,反想殺了大胤皇帝。這時,翼天瞻及時出現,他救走了大胤皇帝,將贏無翳獨自留在火海中自生自滅。贏無翳知道劍閣中有第三者的存在,卻沒有想到天驅竟會淪為皇室的走狗。

  羽然跟姬野準備送呂歸塵出城,這才發現天啟局勢生變,到處都充滿著殺戮跟戰爭。呂歸塵一見殺戮便失去控制,羽然只好暫時用古笛安撫住呂歸塵,姬野生怕呂歸塵會失去理智而大開殺戒,故用一布條為呂歸塵蒙上雙眼。城中四處都是殺戮,亂世之中逃生又豈是輕易之事,呂歸塵遮目的布條在戰亂中丟失,他親眼看到了血河成流的戰場,身體里的青銅之血也不受控制地爆發出來。呂歸塵掙脫一切束縛,他孤身沖上前,以一敵眾,失去理智地大開殺戒??吹鉸攔槌鏡姆榪?,姬野與羽然心底擔憂,贏玉卻趁此時機帶著雷騎沖進宮中,準備解救贏無翳。

九州縹緲錄第35集劇情介紹

  

  離軍突破太清宮,大胤皇帝敗局已定,翼天瞻準備與大胤皇帝就此別過,他決定渡海東行,回到羽人該呆的地方,同時他勸說大胤皇帝就此放手,盡快出城,或許能僥幸保住性命。大胤皇帝苦心蟄伏了十四年,他今日親手開啟這亂世之門,故不愿意就此放手,他不甘心失去一切。大胤皇帝勸說翼天瞻留下,翼天瞻卻去意已決,大胤皇帝因此對翼天瞻動了殺心,翼天瞻輕易躲過大胤皇帝的刀劍,只道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大胤皇帝前來尋小舟,準備帶著小舟離開天啟,伺機引外域出兵勤王,重奪江山。小舟不愿意隨大胤皇帝離開,她手執利劍對準了大胤皇帝,她是大胤皇帝親手所救,她為了大胤皇帝愿意付出一切,可卻沒有想到大胤皇帝會變成一個魔鬼,是大胤皇帝親手將這個天下變成了血流成河的地獄。血流成河的地獄又如何,大胤皇帝根本不在乎全天下,只在乎小舟一人的生死。今日過后,天啟將化為廢墟,一個人都不會留下,大胤皇帝讓小舟離開天啟,若是他能完成自己的計劃,他便接小舟回來,若是他失敗了,小舟可回楚衛尋白瞬,白瞬會給小舟一個未來?;奧?,大胤皇帝執劍離開,失去理智的呂歸塵尋到大胤皇帝,小舟親眼目睹了大胤皇帝死在了呂歸塵的刀下,她接受不了現實地奔潰大哭。

  謝玄從劍閣中救出贏無翳,贏無翳逃過一劫后長舒一口氣,深知自己低估了大胤皇帝跟白凌波。今日天啟城發生巨變,白凌波自始至終都沒露過面,贏無翳認為此事與白凌波逃不了干系,如今大胤皇帝已是喪家之犬,贏無翳并未下令追殺大胤皇帝,不愿意如白凌波所愿,背上弒君罪名。殊不知,雷碧城已尋到了大胤皇帝的尸體,白凌波與雷碧城一同策劃出一場陰謀,將殺害大胤皇帝的罪名推到了贏無翳的身上,迫使贏無翳成為了天下人人誅殺的弒君者。

  白凌波號召四方諸侯,公布了大胤皇帝駕崩一事,贏無翳成了弒君者,他并未露半分怯色,反猜到了白凌波的身后站的是雷碧城,只有雷碧城才有如此能力,雷碧城將眾人都當成了棋子,卻從來都沒有露過面。如今五國聯軍正逼近帝都,贏無翳已無法繼續呆在天啟,他下令整頓兵馬,決定即刻回國。

  小舟帶著呂歸塵出宮,與羽然一行人離開天啟城。小舟坦言告訴羽然跟姬野,真正弒君的人是呂歸塵,但呂歸塵殺大胤皇帝時,她聽到了一種極其詭異的烏鴉叫聲。如今的呂歸塵極其容易受聲音控制,羽然將笛子交還給小舟,小舟吹起草原的笛曲,呂歸塵聞聲醒來,卻十分心安。這時,翼天瞻尋到了呂歸塵,呂歸塵萬分警備,匆忙躲到小舟身后。翼天瞻認為此處不安全,白凌波的刺客隨時都會找到這里,他帶領幾人前往一偏僻的小山村落腳,暫避風頭。

  翼天瞻一行人換上平民衣服,隱姓埋名地暫歇小山村。小山村雖十分偏僻,可卻民風淳樸,翼天瞻手中有一處宅院的地契,村長熱情地招待了幾人,讓幾人暫住一陣子。小山村如世外桃源般寧靜,呂歸塵那顆浮躁且不受控制的心也在這里暫時得到了安放,他臉上的笑容逐漸多了起來,羽然與小舟打從心底為呂歸塵感到開心,希望這里的好山好水能夠治愈呂歸塵。

九州縹緲錄第36集劇情介紹

  

  呂歸塵正逐步恢復記憶,他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想起了帝都的太清宮,想起了姬野,卻唯獨忘了羽然跟天驅?!疤滓廊輝凇閉餼浠氨宦攔槌舊釕鉅磐?,翼天瞻失望不已,轉身離開。

  天啟局勢生變,大胤皇帝死后,白凌波并沒有急于登基,反先攝政朝堂,將贏無翳栽贓成禍國巨寇。離軍踏上歸國途中,離軍若想回國勢必要經過險惡的殤陽關,殤陽關是荒原上的一座孤城,贏無翳決定利用殤陽關這道屏障與楚衛的白毅較量一場,白毅是東陸第一名將,他相信白毅必不會放過這次剿滅他的大好機會。

  天啟的變故傳到了白瞬的耳中,楚衛使者并沒有接到小舟,白瞬認為小舟兇多吉少,心中擔憂。白毅安慰白瞬,雁返湖一戰讓他堅信小舟必不是尋常女子,小舟定可險中求生。亂世已至,楚衛無法置身于諸國之外,白毅愿領兵前往天啟,尋回小舟。此次白毅前往天啟必會遇上贏無翳,可白毅早已準備多年,他會堂堂正正與贏無翳一戰。白毅多年來的守護令白瞬心中感動,白瞬深知楚衛國一直拖累著白毅,白毅卻道他的心意早在多年前便堅定不改。

  小舟教呂歸塵做人偶,呂歸塵為人偶取名為白舟月,小舟心中意外,沒有想到呂歸塵會記得自己的名字。小舟坦言告訴呂歸塵,她便是白舟月,呂歸塵腦海中閃過片段記憶,可記憶太過碎片,令呂歸塵頭疼不已。小舟心疼地抱住呂歸塵,她不想強逼呂歸塵恢復記憶,只希望呂歸塵能過得開心。此生不管呂歸塵是誰,她都會一直陪在呂歸塵身邊。

  姬野與羽然一同在溫泉邊泡腳,二人一同暢聊,羽然稱南淮并不是她的家,說不定有一天宮國師便會帶著她離開。姬野第一次開口挽留羽然,羽然卻希望姬野能夠主動去尋她一回。二人相視一笑,羽然將姬野推進溫泉中,姬野使詐拉著羽然一同下水,他在溫泉里擁吻了羽然,羽然嘴角漾開一抹笑意,同樣回吻著姬野。

  村中辦喜事,全村上下都洋溢著熱情的氛圍,一同參加新人的婚禮。村長向翼天瞻提起楚衛國的白瞬,亂世之中女人當國實乃九州稀罕之事,翼天瞻輕笑出聲,認為九州之大,無奇不有,就好比這小小的山村能在亂世中成為一方桃源,也是罕見之事。呂歸塵與小舟站在臺階上看著迎面走過來的新人,呂歸塵腦海中不禁回想起了自己與羽然成親的過往,可記憶卻十分零碎,呂歸塵只能回想起部分碎片。另一邊,羽然拉著姬野一同與村民共舞,羽然在跳舞之時想起了自己母親跳過的舞蹈,她當場著村民的面跳起舞蹈,翼天瞻看著羽然所跳之舞,心底里涌起一陣感慨與激動,他萬萬沒有想到他有生之年還能看到這舞蹈。

  四國已經抵達殤陽關城下,于城外十五里扎營,等待白毅的到來。下唐國派出的名將是息衍,息衍與白毅是舊相識,白毅素來獨來獨往,他深知五國聯軍難以齊心,故想各國獨戰。息衍勸說白毅,殤陽關易守難攻,只有聯合五國之力才能打敗贏無翳,直奔天啟。白毅并不真正想取贏無翳人頭,他深知就算此戰告捷,白凌波也不會放過他們,屆時白凌波第一個兵戈所向的便是楚衛。息衍何嘗不知道白毅想法,他知道白毅是為了小舟而來,但他認為目前只有五國聯軍才能救回并?;ず瞇≈?,所以他希望白毅能夠好好想想。

  小舟為呂歸塵許愿,希望呂歸塵能平安度過亂世。羽然看得出小舟對呂歸塵的情意,她認為小舟與呂歸塵般配至極,故鼓舞小舟大膽跟呂歸塵在一起,小舟臉帶羞澀之意,低頭一笑。夜晚,一道人影引熟睡的呂歸塵離開,呂歸塵離開房間,小舟察覺到了呂歸塵的動靜,也慌忙追上呂歸塵。二人意外見到了昔日殺呂歸塵的死士,兩名死士當時僥幸從大胤皇帝的手中逃出,一路逃至了小山村。二人跪地向呂歸塵道歉,希望能得到呂歸塵的原諒,小舟護呂歸塵心切,她深怕二人會再度傷害呂歸塵,呂歸塵卻心地善良放了二人,他雖沒有恢復記憶,卻能夠感覺得到眼前的兩人是好人。既呂歸塵決定既往不咎,小舟也沒有繼續追究,只讓二人將過去的事情忘卻,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網絡微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