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爱哭鬼背景故事:九州縹緲錄第44集劇情介紹

 

  

  呂歸塵傷勢已經痊愈不少,小舟即將回楚衛國,呂歸塵也決定前往青州尋找羽然,他向小舟許諾,等他找到了羽然,必會去楚衛國找小舟,哪怕青州與楚衛國之間隔著千山萬水,他也絕不會忘記今日諾言。

  百里寧卿帶來了百里景洪的書信,他以青陽與下唐的盟約威脅,要求呂歸塵隨他回南淮,若是呂歸塵不從,駐扎天啟的兩萬下唐軍將劍指殤陽關。呂歸塵身份特殊,若此時呂歸塵前往南淮,必是兇險萬分,小舟不同意呂歸塵孤身赴南淮,寧卿知道小舟心系呂歸塵,大國盟約以憑為信,若是小舟想保呂歸塵,可代呂歸塵前往南淮做人質。小舟身份尊貴,百里景洪必會無話可說,寧卿也愿以百里家主的身份向小舟保證,他定會保小舟在下唐的安危。

  小舟為毫不知情的呂歸塵準備好行李,呂歸塵臨走前緊抱住了小舟,讓小舟在楚衛等著他回來。小舟笑著目送呂歸塵離開,卻在轉身之時難過落淚,只怕今日一別,她與呂歸塵再難相見。之后,小舟留下書信一封,稱她已經前往下唐,白瞬看著小舟的書信,深知小舟比她更加勇敢,她只愿呂歸塵此生不會負小舟。殤陽關在這場戰爭中成為了一座積尸數萬的死城,天降豪雨,之后再也沒有人敢派兵駐防。從此,殤陽關被稱作死城。

  白凌波特封百里景洪方伯之位,尊諸侯尊榮。百里景洪既為諸侯表率,便有著勤王為忠的使命,他借此將自己的下唐文臣安插于帝都朝堂,讓眾臣都無話可說。隨后,百里景洪稱自己已得到消息,小舟正處于下唐境內,他決定立馬回下唐抓小舟,為白凌波分憂。宮羽衣擔心百里寧卿的消息有詐,可百里景洪卻深知小舟與呂歸塵才是天下的未來,他必須要將兩人牢牢掌握住。

  宮羽衣回青州,她得到了青州士兵的禮待,經過落敗的羽族宮殿時,宮羽衣不禁難過落淚。隨后,宮羽衣見到了博敏克,博敏克愛慕著宮羽衣,他不僅為宮羽衣保存著完好無損的房間,更是想助宮羽衣復國。博敏克帶著宮羽衣看他新建的皇宮,如今的羽族皆由他統治,他出身于下等羽人,所以他砍掉了所有會飛翔羽人的翅膀。昔日的羽族以是否能凝翅來論高低,下等羽人根本沒有辦法進鶴雪團,如今青州皆是不會凝翅的羽人作主。宮羽衣看著眼前的博敏克備感震驚,如今的博敏克早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為了進鶴雪團而偷偷練凝翅的小孩了。宮氏只不過是羽皇的旁系,宮羽衣自小在宮中便受到不公平待遇,博敏克游說宮羽衣,希望宮羽衣能與他一同創造出一個全新的羽族。

  羽然醒來見不到翼天瞻,卻看到了博敏克。博敏克挑撥起翼天瞻跟羽然之間的關系,強押著羽然到受傷的翼天瞻面前。翼天瞻被博敏克緊捆在柱子上,博敏克當著青州百姓斥責起翼天瞻弒君的罪行,他想以極刑處罰翼天瞻,告慰羽皇的在天之靈。羽然為翼天瞻辯解,博敏克以言語挑起百姓的群憤,百姓要求羽然親手殺了翼天瞻。羽然護在翼天瞻面前,博敏克卻命人將羽然強行押至一旁,準備對翼天瞻處以極刑。眼看著青州百姓將刀插入翼天瞻體內,羽然無助痛哭,宮羽衣及時趕到,她希望博敏克能夠放了兩人。博敏克看在宮羽衣面上可以不殺羽然,但他卻殘忍地當眾砍斷翼天瞻翅膀,羞辱翼天瞻。博敏克不殺翼天瞻,卻讓翼天瞻生不如死,羽然痛哭地來到了翼天瞻面前,翼天瞻萬念俱灰,羽人的翅膀是月亮女神所賜,一旦砍斷再無復原可能,如今他雙翼已斷,已不再是一個羽人。

  宮羽衣為二人安排好了安全住處,翼天瞻向宮羽衣坦白,他之所以把羽然帶來青州是因為猜測羽然是姬武神,他想借姬武神的力量喚醒鶴雪,找出真正的弒君者。宮羽衣笑翼天瞻太過天真,她自小看著羽然長大,所以羽然絕不可能是姬武神。宮羽衣回到了博敏克為她安排的住處,羽然悉心照顧著翼天瞻,希望翼天瞻能夠活下去,如果翼天瞻死了,她在這偌大的青州都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翼天瞻聽到羽然的話,眼底才重燃起一絲希望,正在這時,姬野敲響了房門,羽然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姬野,心底半是感動半是驚喜。

網絡微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