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爱哭鬼如何使用:九州縹緲錄第2集劇情介紹

 

  

  青陽王有五子,阿蘇勒遲遲未露面,其余四子均不愿前往東陸,青陽王只好把選擇的權力交給拓拔山月,過幾日青陽所有男兒均要前往火雷原狩獵,青陽王邀拓拔山月同往,屆時拓拔山月便可看到誰才是草原未來的雄鷹,誰最有資格成為下唐國唯一的附馬。

  火雷原地勢遼闊,廣袤無垠,拓拔山月初次眼見,不由得嘆為觀止。青陽部就地扎營,夜晚之時以奴隸為餌,紛紛出動圍獵獸群。阿蘇勒獨自留于營中,遭到狼王襲擊,青陽王察覺到阿蘇勒蹤影不見,他匆忙趕回營地,上前護住阿蘇勒,讓阿蘇勒逃跑。白狼并不是一人之力所能勝之,青陽王危險重重,阿蘇勒眼見青陽王陷入險境,他身為草原男兒并沒有選擇逃跑,而是渾身紅筋暴起,勇敢拿起了手中的刀,一刀戰勝了白狼。阿蘇勒暈倒,青陽王急忙為阿蘇勒請大夫,大夫診治出阿蘇勒得的是血厥,血厥是血癥中的絕癥,它已將阿蘇勒所有的陽氣帶走,只憑著一股陰氣支撐,這病走遍天下都無人可醫,大夫也無能為力。

  阿蘇勒無藥可醫,青陽王情緒激動地來到地牢,他知道真正教阿蘇勒刀術的人并非是木犁,而是眼前的老者。老者聽聞阿蘇勒用殺神的刀術一刀砍死白狼,深知阿蘇勒已經繼承了帕蘇爾家族的青銅血液,阿蘇勒是被神選中的孩子。青陽王向老者表明,他絕對不會讓魔鬼把阿蘇勒帶走,變成像老者一樣的人,可老者卻心底很明白,沒有人能和命運為敵,包括阿蘇勒也一樣。

  沙翰用薩滿之術暫時延長了阿蘇勒的壽命,他與青陽王得到消息,阿蘇勒獨自出了營地,二人急忙往外追出去,只見阿蘇勒身旁有著兩名神秘黑衣人,一名黑衣人稱他們是方外之人,阿蘇勒的病有可醫之法,他只是表面看起來像血厥,并非是真正的血厥絕癥。同時,黑衣人還道出了青陽王的家族秘密,因為青陽王祖先神圣的血脈,所以每隔幾十年就會為呂氏帕蘇爾家族帶來強健如武神般的孩子,阿蘇勒便是那名孩子,他雖然繼承了強大的血統卻又不完整,這才性命堪憂。青陽王深知眼前之人不凡,他懇求黑衣人救阿蘇勒,黑衣人稱自己與阿蘇勒有緣,他以自己學生的性命為代價,用秘術強行壓制住了阿蘇勒體內那股強勁的血脈。阿蘇勒體內的強大血脈雖被壓制,可二十四歲是阿蘇勒一大劫,如果到時阿蘇勒還沒有找到治本的辦法,性命堪憂。

  阿蘇勒昏迷了整整一個月才醒過來,拓拔山月聽聞阿蘇勒一刀戰勝白狼,他以糧食要挾青陽王,讓阿蘇勒前往下唐國做人質。拓拔山月有所遲疑,沙翰堅決不肯同意,可阿蘇勒卻愿意主動前往,為青陽部做出貢獻。青陽王與阿蘇勒道別,東陸不同于草原,那里有天下最好的大夫,也有一種秘術專用人的名字起咒,故擔憂阿蘇勒的青陽王為阿蘇勒另名了一個東陸名字——呂歸塵,萬物歸塵,概莫能外。

  父子二人道別后,沙翰用薩滿之術為阿蘇勒祈福,阿蘇勒帶著蘇瑪、鐵顏和鐵葉前往東陸。一行人前至途中,拓拔山月為防止離國人偷襲,故決定駐扎于下唐國跟離國的邊境峽谷。夜晚,營地突遇大火襲擊,頓時火光沖天,刀聲四起,天驅武士團奉命前來殺阿蘇勒,蘇瑪擋在阿蘇勒身旁,死于天驅武士團的刀下,阿蘇勒痛苦不已,不愿隨著拓拔山月撤離,拓拔山月只好將阿蘇勒打暈,強行帶走。

網絡微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