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投票:永遠的戰友劇情介紹

1-6集

第五人格监管实力排名 www.gkhxy.icu 永遠的戰友第1集劇情介紹

  

  1926年12月,孫中山夫人宋慶齡即將離開廣州北上與蔣介石談判,眾多愛國人士前來相送。即將分娩的鄧穎超也坐在黃包車上由周恩來護送前往。到達后,周恩來和周文雍擠到人群前,告之宋慶齡此次北上重任在肩一路珍重,宋慶齡請大家放心,現在國民政府還是奉行前總理生前制訂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而且蔣介石也是孫先生最忠誠的弟子,他的兵和槍也是前總理生前創建的。宋慶齡叮囑恩來要照顧好小超,讓孩子平安生下來,并希望周文雍和陳鐵軍盡早完婚早生貴子。

  周恩來接到中央指示,要到上海任組織部秘書,并協助仲甫分管人事工作。他安排母親楊氏和鄧穎超暫時留下來等寶寶平安生下來。臨走前,周恩來告訴鄧穎超,無論男孩女孩他都喜歡,只希望孩子平安出生健康成長。他已安排好如有不測,周文雍和陳鐵軍會通知她們。

  次日,周文雍送周恩來出發,向他請教目前革命工作的困境和今后的工作方向,周恩來告訴他,廣州革命工作的重點是帶領工人階級革命不息,因為國民黨是帶著私心參加革命的,一旦革命勝利,就會上演爭權奪利的大戲,所以周文雍要在省委的領導下經營好廣州大本宮。

  周恩來走后不久,陳鐵軍就收到了文白先生托陳賡給鄧穎超寄來的生活費,她立即和周文雍一起到玩具店給鄧穎超即將出生的孩子買了兩把玩具手槍,二人一起給她送了過去。

  上海工人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第三次武裝起義,在廣州的陳鐵軍和周文雍看到報紙后立即分頭行動:周文雍根據省委指示召開工人糾察隊第三次會議,響應上海的武裝起義。陳鐵軍趕到中山大學找人代替她組織學生會議,之后立即將消息向鄧穎超報告。此時的鄧穎超正在德國教會醫院分娩,街上一陣騷亂,國民黨軍警已奉命開始搜查共產黨。傍晚,周文雍與陳鐵軍匆匆會面,文雍傳達廣東區委決定:為減少不必要犧牲,立即疏散和隱蔽已經暴露的同志,陳鐵軍做為廣東區婦委委員,負責將婦女黨員安全轉移出去,并立即疏散中山大學隱蔽的共產黨員,二人互道珍重匆匆別過。

  鄧穎超孩子太大難產,忍受了三天三夜的劇痛仍生不下來,萬般無奈下楊媽媽只能選擇保大人,在生產中醫生迫不得已使用了產鉗,導致孩子頭顱受到損傷,剛出生沒多久就夭亡了。而此時,國民黨軍警已將中山大學包圍,陳鐵軍機靈地翻過圍墻逃了出去,她回家換下了學生裝,由文雍拉黃包車護送她到醫院與鄧穎超聯絡。陳鐵軍帶來了周恩來的信,信中他告訴鄧穎超:上海黨組織的活動被迫轉到了地下,廣州也開始了清黨反共屠殺,他安排岳母和鄧穎超立即轉移到上海,并讓陳鐵軍捎來了轉移的路費。陳鐵軍聽到窗外響起槍聲,催促小超姐立即轉移。她離開時在醫院門口發現了許多軍警,與周文雍會合后,二人判斷有人出賣了鄧穎超,便故意在軍警盤查時佯裝逃跑引開了他們。

  鄧穎超在德國教會醫院正要轉移,看到大批軍警闖入醫院聲稱要抓一個女共黨,正與工作人員在爭執,鄧穎超立即找到幫她分娩的王大夫,請她送她們去香港。王大夫安排二人次日乘坐德國領事館到香港采購藥品的小船過去,并讓她們先到鍋爐房躲避。待軍警盤查時,王大夫謊稱鄧穎超三天前生產完已經走了,院長也搬出了德國領事館的招牌表示抗議,軍警不敢再查趕緊撤離了。

  鄧穎超到香港后,在報紙上看到上海共2100余名共產黨員被捕心痛不已,她暗自發誓一定要討回筆筆血債。而蔣介石則于4月18日在南京成立國民政府,并公開聲明寧可錯殺千人,不可使一人落網。

  周恩來安排李一氓冒險將國民革命軍總政治部主任郭沫從蘇州接到上海,二人秘密會面。郭沫若告訴恩來,他早在4月1日就寫了討蔣檄文,很明顯蔣介石向共產黨人已舉起了屠刀,但黨內陳獨秀卻還幻想與國民黨合作,最后落得多少革命志士人頭落地。現在蔣介石成立國民政府,寧漢正式分家,正是號召武漢的國民政府立即東征討伐蔣介石的最好時機,周恩來指示郭沫若立即率部東征,討伐蔣介石。這時李強來報,中央來電讓周恩來到武漢參加第五次黨中央代表大會,周恩來讓李強電告中央:四一二大屠殺還沒有結束,他請示中央讓自己暫留上海。

  5月1日,周恩來終于通過報紙上的尋人啟事見到了母親和鄧穎超,當他得知妻子再不能生孩子時,周恩來淚流滿面地告訴鄧穎超:只要革命有后,他們無后又有何妨?兩個忠誠的革命戰士相擁相泣。

  很快,周恩來接到中央指示:讓他到武漢任中央委員和政治局委員,主持日常工作,鄧穎超傷感每一次離別都不知是生離還是死別,周恩來安排母親和妻子先在上海,等自己安頓好她們就來武漢。這時李強來報:汪精衛蠢蠢欲動,可能會向共產黨發難,但省委總書記仲甫同志公然與國民黨合作,還要委曲求全。周恩來知道要出大事,立即動身趕赴武漢。

  周恩來到達武漢后,立即與蔡和森同志見面,蔡和森匯報:汪精衛等人強行命令武漢的工人糾察隊放下武器,并屠殺農民運動骨干,蔡和森提議召開緊急會議,周恩來贊成迅速轉移已經暴露身份的黨員同志。次日,鄧穎超和楊氏已乘船到達武漢。

永遠的戰友第2集劇情介紹

  

  鄧穎超到達武漢后,通過李強了解到從蘇聯回來的陳賡負責常中央的保衛工作,如今正一門心思熱烈追求共產黨人王根英。

  陳賡面對王根英的一再拒絕毫不氣餒,又給她寫了第三封情書等在院中,王根英出來后照舊把情書貼在了布告欄上。陳賡急了,攔住她大膽表白,并質問拒絕自己的原因,王根英索性當著眾人的面稱陳賡是沾滿工人階級鮮血的劊子手,在東征戰場上救了蔣介石一命,而且他的爺爺在清朝做過大官,自己這個紡織女工是根本不可能和他這個大少爺在一起的。

  周恩來開完會便把陳賡和王根英叫到他們家中做工作,他告訴王根英,陳賡雖然出身富裕,但他從14歲就離家出走走上了革命救國的道路,于1922年入了黨。他救蔣介石命時蔣介石是黃埔軍校校長,自己當時還是政治部主任呢,而且那時的蔣介石高舉著革命旗幟。鄧穎超也勸王根英看人要用發展的眼光來看。陳賡告訴他們,他家以前的長工許克祥如今卻成了湖南屠殺共產黨最大的劊子手。鄧穎超告訴王根英,這一切足以說明出身并不是一個人革命與否的決定因素,而要看他選擇什么樣的道路。王根英聽了周恩來夫婦的勸說,知道錯怪了陳賡,當即表示愿與他結婚。

  陳賡和王根英在周恩來夫婦的主持下舉辦了簡單熱鬧的婚禮。不久,革命形勢急轉直下,蔣介石在7月15日下達了剿共的指令,國民革命的中心武漢日夜響著逮捕槍殺共產黨人的槍聲。

  這夜,大雨滂沱,周恩來已經三天沒有回家了,鄧穎超徹夜難眠,日夜守候著丈夫的歸期。直到周恩來平安回家,她和媽媽才放下心來,她問起外界傳聞孫夫人出走的事,周恩來告訴她,孫夫人是去和蔣介石汪精衛做斗爭,因為他們取消了孫中山制訂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孫夫人等人堅決反對。

  另一邊新婚的王根英也在窗前眼望大雨擔憂著丈夫的安全,她忍不住輕喚陳賡的名字,沒想到陳賡竟真的出現在了她身后,王根英喜極而泣,與丈夫緊緊相擁。陳賡在家中稍作停留,便立即趕到了周恩來家,?;に熬漚?。

  周恩來安排鄧穎超和媽媽在自己走后,立即回上??垢疚ぷ?,而且要和孫夫人保持聯系。鄧穎超和媽媽到上海后在報紙上看到周恩來、劉伯誠、朱德等人率領數萬國民革命軍在南昌兵變,她們這才知道周恩來是從九江趕赴南昌組織起義。期間,起義軍在原江西省政府召開聯席會議,選舉產生了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委員25人,宋慶齡等國民黨左派不在南昌也擔任了革命委員會委員。

  很快,報紙上登出汪精衛寫信給孫夫人,勸其退出國民革命委員會的報道。王根英日夜掛念陳賡,得知鄧穎超已到上海,便立即到她家中打聽消息,鄧穎超告訴她,南昌起義的事她也是剛知道,革命夫婦每一次的生離,都意味著死別,但在白色恐怖歲月里,做為共產黨人,她們都要養成保密的習慣。雖然報紙上沒有寫到陳賡的名字,但他和周恩來在一起不會有事的。這時有人送來了孫夫人的信,請鄧穎超到府議事。

  宋慶齡告訴鄧穎超,汪精衛說她沒有參加南昌起義,國民革命委員上的名字是共產黨強加給她的,為此她給汪精力打電話說明了自己的立場,汪精衛又給她寫了親筆信,讓她從黨國大計出發,務必登報聲明。宋慶齡將擬好的聲明拿給宋慶齡看,上寫蔣介石汪精衛是背叛中山先生遺教的叛徒,是投向帝國主義的逃兵和新軍閥。宋慶齡在征得鄧穎超同意后,以國民黨前高層領導人的名義發表,其中有在國共合作時期以個人身份參加國民黨的共產黨人毛澤東董必武等,鄧穎超感激宋慶齡為革命的付出,宋慶齡稱她將把中山先生聯俄聯工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當成畢生的革命任務。她安慰鄧穎超失去孩子不要難過,她們將為了全天下的孩子一起努力奮斗!

  南昌起義失敗,報紙登出了孫中山夫人發表聲明后突然離開中國獨奔蘇俄的消息。很多黨內的領導人也將陸續回到上海,鄧穎超安排王根英負責將這些同志送到安全的地方等待組織分配新任務,而且要辨別投敵叛變者,不能讓他們混進革命隊伍。而她們至今都沒有周恩來和陳賡的消息。

  王根英回到家里夢到陳賡在戰場上與昔日的黃埔軍校同學相遇,他勸其調轉槍口,不要再做蔣介石的幫兇成功歷史的罪人,那人卻執迷不悟,雙方激烈交戰,陳賡壯烈犧牲。王根英在悲痛欲絕中被驚醒,原來是陳賡回來了,他負了傷,冬生把他送了回來,王根英看到渾身是傷的陳賡心疼不已。

永遠的戰友第3集劇情介紹

  

  冬生將負傷的陳賡送回了家,他臨走時告訴王根英,自己和許克祥之前都是陳賡家的長工,他后來跟著陳賡參加了革命。陳賡在這次南昌起義中受了重傷,敵軍追過來時,他脫下了軍衣滾到了雜草叢中的水溝中,敵人踹了一腳見陳賡不動,以為他死了就離開了水溝。后來自己找到陳賡后把他救了出來,周主任和葉挺軍長都看望了他,并叮囑一定要保住陳賡的腿。

  次日,鄧穎超與王根英秘密會面,傳達中央指示:組織會盡快安排人把陳賡送到上海著名的霖生醫院,不論多大困難,都要設法治好陳賡的腿傷,因上海正在搜捕參加南昌起義的同志,王根英不能讓任何人到醫院探視陳賡。王根英和鄧穎超分別時忍不住告訴了她周恩來的消息,陳賡聽說起義部隊攻克了汕頭后,周恩來突然發高燒,但他仍堅持指揮部隊撤離了潮汕殺向陸豐,但沒想到他們中途遭遇了敵人的突然襲擊,部隊被打散了,只有葉挺和聶榮臻真跟著陳賡,后來潮汕的黨組織負責人楊石魂趕到把周恩來轉移到了陸豐的甲子港,但那時他已經燒昏迷了。鄧穎超聽了憂心如焚。

  此時的周恩來已到達香港,他和葉挺、聶榮臻被楊石魂用一條小船,在海上和風浪捕斗了兩天一夜才到達香港,周恩來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后身體漸漸恢復了元氣。這時周文雍前來向恩來匯報,張太雷自中央過來向廣東區委傳達了八七會議的精神,并力主在廣州發動起義,近來同志們都在為廣州起義做準備。周恩來告訴文雍,等廣州起義勝利了,他和鄧穎超就為文雍和鐵軍主婚。文雍還帶來了中央發來的密電,讓恩來于11月上旬務必趕回上海出席中央會議。

  在上海召開的中央會議上,黨中央認為南昌起義執行的是機會主義的錯誤策略,對起義的主要領導人周恩來等人給予警告處分,并因湖南省委拒絕發動長沙起義,而秋收起義是單純的軍事投機,撤銷了毛澤東等人湖南省委委員的職務,同時撤銷毛澤東中央臨時政治局候補委員的職務。周恩來在會上表示服從黨的決定,并對自己在南昌起義的錯誤做深刻檢討。他回到家中心情久久難以平靜,南昌起義是中央決定的,也是共產國際批準的,他愿意承擔一切錯誤后果,但卻無顏面對參加起義犧牲的數以萬計的官兵!面對周恩來深深的挫敗感,鄧穎超鼓勵他不要氣餒,革命終會勝利!中央這次增選他和羅亦農為臨時政治局委員,可能就是因為南昌起義后蔣介石會動用一切力量對付他們。周恩來告訴了鄧穎超等廣州起義勝利后為文雍和鐵軍主婚的事,他認為廣州起義沒有問題,但鑒于南昌起義的教訓,他在會上建議制訂起義計劃要慎之又慎,但中央卻批評他對形勢估計過于悲觀。

  1927年12月11日,轟轟烈烈的廣州起義爆發,經過幾個小時激戰,起義軍占領了廣州大部分市區,但因黨中央臨時指揮組左傾主義錯誤指導,起義軍急于占領中心城市,未能及時撤退,在敵強我弱的形勢下,廣州起義第三天就悲壯地失敗了,周文雍和李鐵軍等大批共產黨人被捕。

  周文雍和李鐵軍在監獄里頑強不屈,拒絕了寫悔過書活命的機會,選擇了為革命慷慨赴死。周文雍提出生前的最后愿望,和鐵軍照一張特別的結婚照。他用筆在墻上寫下“頭可斷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滅”的赤誠誓言 ,鐵軍提出與愛人同赴刑場,并請求在行刑前,給他們五分鐘舉行婚禮。行刑當日,眾多鄉親前來為他們這對革命的戀人送行,鐵軍向眾人昭示二人不滅的愛,周文雍眼里含眼告訴大家敵人的槍聲就是他們結婚的禮炮,他們緊握雙手,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慷慨赴死!

  鄧穎超和楊媽媽得到消息痛心疾首,她們認為南昌起義失敗和之前的四一二大屠殺都是因為叛徒出賣,建議中央應專門建立懲治叛徒的機關,周恩來對此完全贊同。這時李強前來匯報郭沫若的情緒很不穩定,在家酗酒吟詩,周恩來立即前往。二人在路上又看到了很多革命同志被捕,他們到家時看到李一氓和郭沫若正在飲酒做詩發泄情緒,周恩來肯定了郭沫若視死如歸的精神,但提醒他不能做無謂的犧牲,郭沫若淚流滿面痛心不已,周恩來告訴他,外面的警笛聲就是提醒他們現在不是向蔣介石討還血債的時候。他帶來了船票,安排李一氓送郭沫若去日本,因為他和魯迅一樣是忠實記錄這段歷史的哲人,他們需要讓后代真實地知道這段歷史。郭沫若請周恩來將孫炳文被殺害時自己寫的《懷亡友》詩交給鄧穎超留存,并尋找機會交給孫維世,周恩來希望郭沫若身在異地,心系祖國的命運,時時關注中國文化戰線的斗爭。

  看到郭沫若的詩,鄧穎超夫婦不由回想起了孫炳文犧牲前兩家在一起相處的快樂時光,媽媽建議二人將炳文的兒女孫維世和孫泱認做義子義女,二人決定今后一切烈士子女,都是他們的親生兒女。

永遠的戰友第4集劇情介紹

  

  周恩來告訴楊媽媽和鄧穎超,現在上海的局勢非常嚴峻,為防萬一他們需要再搬一次家。不久,仲甫的二兒子也被捕了,周恩來告訴她們,現在已經有11個同志被捕,但目前他們還不掌握原因和同志們的下落。這時李強前來向匯報,根據蘇聯經驗,要完成周主任下達的任務他們必須有各種身份的臥底和內線,但這是他們目前不具備的。周恩來告訴他,沒有經驗他們可以從實踐中積累,但一定要下定決心加強安全保衛工作。他讓李強代自己去看望陳賡,征求他對保衛工作的意見。

  此時的陳賡在醫院遇到了昔日黃埔軍校的同學,如今那人在蔣介石摩下任團長,因負傷也在醫院治療,他很快打聽到陳賡已經背叛了蔣介石。李強到醫院后四處找不到陳賡,卻與陳賡的同學打了個照面。李強立即返回向周恩來匯報,陳賡可能回到王根英家里了,他奉命正要去找,突然有人敲門,陳賡竟然穿著國民黨軍裝出現在了恩來家門口,讓眾人虛驚一場,而這身蔣介石嫡系部屬服裝則極好的掩護了他的身份。周恩來安排陳賡盡快完善對付敵人和內部叛徒的安全保衛工作,打好這場特殊的戰斗。

  為總結經驗教訓,中國共產黨在莫斯科召開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周恩來當選為中央委員,并在六屆一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出任中央秘書長兼組織部部長,鄧穎超負責中央婦委工作。為解決順直省委問題,周恩來奉命獨身前往天津,這也是他和鄧穎超當初投身革命的第二故鄉,如今卻快變成第二個白色恐怖血雨腥風的上海了。周恩來到達天津后,通過黃包車夫打聽到藏在天津衛的共產黨頭目舉手投降了,現在國民黨正拿著他們提供的名單四處抓人。

  周恩來在李先生家中順利接頭后,很快注意到李先生的妻子滿臉淚痕,他追問后,才得知二人剛把自己的親生兒子賣了。李先生解釋自高渤海叛變后,順直省委遭到嚴重破壞,因經費緊張,他迫不得已才將自己的孩子賣了。周恩來心痛不已,批評他革命的目的不是為了讓同志們拋家棄子,李先生流著淚告訴恩來,前幾日一個叛徒帶著匪警進入了廠區,抓了一個孩子的父母,那孩子死死抓著父母的腿不放,沒想到殘忍地匪警竟開槍把孩子打死了,當天晚上,他和妻子就商量,為了盡快恢復順直省委的工作,也為了其他戰斗在天津的共產黨人孩子能夠活下去,他們決定賣掉自己的孩子。周恩來聽了淚如雨下,這時李先生妻子急匆匆地進來匯報說警車向三條石開過來了,他們建議周恩來趕緊躲一躲,周恩來卻道他要與同志們戰斗在一起,早已做好隨時犧牲的準備。周恩來解決了順直省委的問題后,于次年1月回到上海,與鄧穎超等同志投入到血雨腥風的戰斗中。

  這天,李克農通過江蘇省委找到陳賡和聶榮臻,緊急通報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叛變了,他們必須把錢壯飛寫給周恩來的信立即交到他手里。二人即刻兵分兩路,分別去通知周恩來、鄧穎超和其他的秘密同志,并約定辦完事后在中華飯店會面。

  聶榮臻很快將鄧穎超和楊媽媽安全轉移到了旅館。另一邊的周恩來已在中華飯店組織召開緊急會議,他告訴同志們,現在到了黨最危險的時期,他們必須和敵人搶時間爭速度,由陳云擔任助手協助自己指揮這場特殊的戰斗。周恩來下達命令,立即銷毀重要文件,主要負責同志及一切可能成為顧順章目標的同志必須立即轉移,廢止顧順章所能知道的一切重要關系和一切秘密工作方法。因向忠發的女傭是顧順章的人,要立即辭退她。按照保密工作要求,自己的行蹤也不能告之家人。

  由于顧順章的叛變,中央會議暫停,周恩來安排中央原特科同志迅速撤離,并改組保衛部門,新的特別委員會由陳云陳賡等同志擔任。

  顧順章為了在蔣介石面前邀功領賞,到監獄里指認了惲代英,鄧穎超在報紙上得知這個消息后氣憤不已,楊媽媽看著惲代英寫的絕命詩“留得豪情作楚囚”,淚流滿面。這時周恩來回來了,楊媽媽和鄧穎超終于放下心來,周恩來告訴她們,因為顧順章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認識中央和特科太多的同志,所以鄧穎超要給王根英做工作和陳賡一起撤離。

  周恩來在西餐廳和陳賡秘密會面,為他安排新的任務。另一邊的鄧穎超找到王根英,讓她和陳賡一起撤退到天津。

永遠的戰友第5集劇情介紹

  

  鄧穎超找到王根英,讓她和陳賡一起撤退到天津,王根英服從組織安排,決定帶著孩子一起撤退。

  周恩來在西餐廳和陳賡秘密會面,為他安排新的任務:第一,營救被捕同志;第二,到天津后研究能不能建立特科性質的機構,?;さ匙櫓陌踩?;第三,清查叛徒,對黨有嚴重威脅的叛徒要立即鎮壓。周恩來交待陳賡,因天津情況復雜,自順直省委出事后,彭真、薄一波相繼被捕,陳賡到達天津要和胡底同志緊密配合,完成中央交辦的任務后及時撤離。

  周恩回到家后,聶榮臻前來匯報:據可靠消息,蔣介石將調30萬人馬進行第三次軍事進攻,周恩來回電我黨在作戰指揮上要尊重朱德和毛澤東的意見。這時潘漢年緊急來報:由于顧順章的叛變相繼破壞了河南和山東等地的省委,敵人利用這個消息制造輿論,讓很多革命同志都誤以為黨組織在上海也不復存在了。另據內線報告,不久顧順章將親自南下到香港。敵人在全力搜捕李碩勛同志。周恩來指示蔡和森注意安全,如果在香港難以立身就做好轉移準備。隨后他立即與李碩勛會面,安排他轉移到廣西,擔任紅七軍政委,為安全起見,要先坐船到香港,由蔡和森護送后再由聶榮臻負責再轉戰。鄧穎超在另一個房間里將這個消息轉達李碩勛的妻子君陶,囑咐她在照顧好孩子的同時做好婦委工作。

  潘漢年緊急來報,據內線消息,顧順章到達香港不久,已經逮捕了蔡和森同志,周恩來安排李碩勛南下香港的計劃不變,由聶榮臻告訴他新的聯絡人。

  很快,周恩來得到了確切消息:因顧順章出賣,蔡和森在香港被捕,李少石向英方交涉后,需要一百萬保釋費。這時潘漢年匆匆進門又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向忠發原來的女傭人已經被顧順章收買,向忠發的情人楊淑珍在取西服時被女傭人盯了梢,現在安排和任弼時的夫人陳琮英住在靜安寺的旅館里。周圍恩來和向忠發商量,上海形勢嚴峻,黨主要領導人要盡快從上海撤到各個根據地去。

  潘漢年次日給周恩來帶來了李少石自香港發來的密電:當他們做好準備營救蔡和森時,他已被粵系軍閥引渡到了廣州,現在只能想辦法通過其他渠道再營救。周恩來預感蔡和森兇多吉少。另聶榮臻來電請示,廣東省代理書記章漢夫建議李碩勛出任廣東省委書記,周恩來同意,并讓鄧穎超通知君陶,等向忠發離開上海后,就讓她帶著孩子南下到香港。

  潘漢年通過內線得到消息:顧順章回上海后出高價收買了很多認識黨中央高層的人,所以目前周恩來的安全受到了威脅,周恩來卻完全無暇顧及個人安危,只安排他們做好護送向忠發去中央蘇區的準備。潘漢年已將護送向忠發去中央蘇區的路線和人員都定好了,他還聽說向忠發的女傭帶著軍警到了他們家原來的住處,幸虧他們已安全轉移。

  向忠發住在周恩來家焦躁不安,堅持要見楊淑珍一面,否則就不去蘇區了,周恩來批評他身為共產黨的總書記,為了愛情連革命的基本原則都不要了,楊媽媽也指責他說恩來和小超為了革命工作不知分離了多少次,但沒有一次像他這樣向組織提條件。

  次日,向忠發趁著周恩來和鄧穎超出去辦事,楊媽媽買菜的時機留下一張紙條私自跑了出去。很快,他在經過探勒汽車洋行時,被會計葉榮聲認了出來,葉榮聲為了得到國民黨的賞金,立即打電話給警察局報告了向忠發的行蹤。而向忠發卻渾然不知,仍然按原計劃到達楊淑珍住所。

  周恩來和鄧穎超晚上回來后看到向忠發留的紙條又氣又急,周恩來立即采取特殊措施,讓聶榮臻通知潘漢年讓有關同志做好轉移準備。之后安排鄧穎超給陳琮英打電話催促潘漢年盡快回來。但陳琮英幾次催促,向忠發卻不管不顧,直到次日清晨,他才離開楊淑珍,但再次到探勒汽車洋行租車時被早已等候多時的國民黨特務迅速抓獲。隨后楊淑珍和陳琮英也被捕了。

  周恩來在家里見向忠發遲遲不歸,立即讓鄧穎超通知同志們迅速撤離。他趕到臨時接頭地點和陳云、潘漢年緊急磋商對策,留楊媽媽在家里處理突發狀況。

  周恩來向陳云通報了向忠發私會情人,導致楊淑珍和陳琮英被捕的事,這時潘漢年又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向忠發已落入了敵人手中,從陳琮英被捕他們判斷向忠發已經叛變了。周恩來稱向忠發是黨的總書記,在沒有確鑿的證據面前,不能靠主觀猜測他叛變。他安排潘漢年立即通過新老內線查清向忠發的下落,并通知所有機關和主要負責人暫?;疃?。

  很快,潘漢年查明:向忠發于今晨被捕,是探勒汽車洋行的會計葉榮聲告的密,潘漢年仍然懷疑向忠發已叛變,周恩來不讓他妄下結論,安排他要盡快轉移黨內同志,并盡一切努力營救向忠發,首先要阻止他引渡。

永遠的戰友第6集劇情介紹

  

  聶榮臻前來向周恩來緊急匯報,中央秘書處被敵人破壞了,張紀恩等多名同志已被捕。周恩來瞬間失神:鄧穎超早上也去秘書處了。

  警惕的鄧穎超走到秘書處門口就發現這里出事了,她謊稱自己來看鄉妹子,她是黃埔一期的學生,正好這時君陶從外面回來,二人隨機應變巧妙地瞞過了特務。到家里,鄧穎超立即告訴了君陶目前的形勢,通知她立即搬家。并停止一切活動。等向忠發的事情有了定論后,君陶帶著小芃南下香港。

  叛變的向忠發帶著軍警到家中逮捕周恩來和鄧穎超,楊媽媽忍不住滿腔怒火,潑了他一身水,變節的向忠發又生一計,讓楊媽媽繼續做誘餌,等著周恩來和鄧穎超上勾。

  母女連心,鄧穎超在另一住所日夜擔憂著媽媽的安危,她傷感地向周恩來講述母親靠行醫當家庭老師供自己讀書的經歷,周恩來理解妻子內心的煎熬,答應盡快找到媽媽的下落。

  第二天,潘漢年向周恩來匯報,據內線情報,向忠發被捕后熊代輝很快將向忠發槍決了,周恩來指示他必須找到原始的審訊記錄或是抄件,因為向忠發是黨的總書記,他們必須要給中央和共產國際一個交待。  

  很快,潘漢年通過內線得到了向忠發的審訊記錄。他和周恩來來到之前的住所附近觀察,而此時屋里的楊媽媽自從被看管后始終拒絕進食,周恩來從后窗簾打來的情況判斷出媽媽出事了,但她還留在小樓里,他委托潘漢年盡快想辦法救出楊媽媽。

  回到家里,周恩來看了潘漢年拿到的向忠發審訊記錄后氣憤不已,從記錄可以認定,向忠發確實叛變了,因為他供述的很多內容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周恩來告訴潘漢年,為什么黨的領袖向敵人乞降,就是因為共產黨人一旦從生活上打開缺口,便會跌入資產階級的泥潭,所以這些都要寫入黨章。這時潘漢年接到一個電話后喜形于色,之后神秘地出去了。

  潘漢年將楊媽媽救了回來,周恩來、鄧穎超見到久別的親人潸然淚下,這時聶榮臻來報:向忠發被槍決是個誤會。他被捕后熊代輝立即向蔣介石做了匯報,但蔣介石以為之前的中央領導人惲代英等都是視死如歸,就批了六個字:秘密處決,所以熊代輝沒敢再匯報向忠發叛變的事。周恩來慶幸這個誤會倒讓黨內減少了很多損失。

  周恩來向中央機關送信的小劉同志建議,為保存革命實力,黨中央應該立即轉移到蘇區,但小劉稱黨中央的米夫同志做出明確指示,他們要一步一步地完成從城市撤退。這時潘漢年來報:敵人已經獲知了王明的住所,已安排小劉夫人孟慶樹轉移到了上海郊區的一處尼姑庵里。而且敵人已經知道了李碩勛不在上海,所以他的夫人君陶成了追逐目標,周恩來安排鄧穎超立即通知君陶帶著小芃南下香港。

  晚上,潘漢年匆匆來報:今天下午,一位跟李碩勛有關系的同志也被捕了,如果他投敵叛變供出了君陶的住處就麻煩了。楊媽媽和潘漢年爭著去接鄧穎超被周恩來阻止了,三人聽著外面的悶雷,時刻擔心著鄧穎超的安危。

  此刻的鄧穎超正在君陶家中,君陶看著二等艙的船票,知道又是鄧穎超夫婦用他們不多的生活費買的。鄧穎超告訴她,為了千千萬萬個像小芃一樣的孩子,再苦再累他們都是值得的。

  次日,君陶帶著小芃來到碼頭,由翰笙護送上船,臨別時,翰笙叮囑她:李碩勛的化名叫李濤,如有不測,只要君濤不承認李濤就是李碩勛,他們就有辦法營救他。 

  聶榮臻向周恩來帶來了李碩勛的密電:他在海南島建立的中國工農紅軍獨立師已經發展到二千多人了,李碩勛認為黨中央在東江、粵北等地也要發展根據地,并要將贛南等地的根據地連成一片,他認為瓊島雖然革命形勢一片大好,但孤懸于大海之中,急需中央和廣東省委派人指導,他希望自己能親臨指導,鄧穎超提醒周恩來,君陶和小芃還沒到達香港,周恩來于是決定等他們母子到達香港一周后李碩勛再出發。這時窗外響起了警笛聲,潘漢年匆匆來報:在中央機關送信的小劉被捕叛變了,剛才被抓上警車的同志就是他出賣的,另外兩廣省委章漢夫在香港發來緊急密電:因叛徒出賣,將他和李碩勛的住處供了出來。周恩來指示章漢夫嚴懲叛徒,并讓李碩勛務必把君陶和小芃安排好后再去香港。而另一邊的李碩勛在香港碼頭接君陶和兒子時卻被特務盯了梢。

網絡微評
? ?